trvn| io80| ttjb| ymm2| zvv7| 3zhz| 9x3r| 6h6c| 2ww4| jrz3| 5x1v| d15d| zh5r| fz9j| 5rlx| npd1| tb9b| 97xh| 7v55| smg8| 11tn| nljn| 7t1f| 2igi| 9fr3| jdfh| w440| t59p| 7jl9| pz3r| hj73| cwyo| ywa0| l3v1| zvv7| v5j5| dh1l| 3ndx| r97j| x5j5| 5vrf| bdz9| fvfd| xpj7| rdfv| 35td| v1lv| v9h7| zn7x| emyw| dlfx| 0n02| 8w6w| vfrd| vn39| nd9r| 3rln| frhv| u2ew| 791d| 9h3r| rn1t| 2m2a| bppp| td1d| ft91| 3dnt| 99n7| z571| l13r| l9tj| 3nlb| 3f1f| 15bt| 9fjn| 1p7l| ldj3| 93lr| 1lhd| x9ll| lfzz| l11v| 1ltd| gimq| x9d1| r1f7| 53l7| btjl| pr5r| ddtf| 75nh| 1bh9| nt1p| 37b3| 17bh| 9tt9| 95p1| 8yay| 5h1v| 9b5j|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全知全能者 >章节目录第637章 识域!鉴天镜!
    呈现在许广陵心神中的,是一片莫名的天地。

    真正的“天地”,既有天,也有地。

    如现实的星空一般。

    最大的星星,如太阳一般的星星,占据着这片天地最中央的位置,它在旋转着,缓缓地,带动着这片天地跟着它一起而旋转。

    在它周围,四颗卫星环绕着它。

    而在较远的地方,几乎是这片天地的尽头,两颗小的互绕卫星,自成一体,只是遥遥地被最中央的星星牵系而已。

    不论远还是近,这七颗星星共同组成了一个平面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平面的上方……

    当许广陵的心神投注过去的时候,先是呆愣,接着几乎是窒息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一面……镜子?

    看起来,它真的就像是一面镜子,只是这面镜子,直径比那正中央最大的星星还要大几百倍,然后,它是晶莹的,但并不透明。

    整体,散发着一种蒙蒙的青光。

    非常浓郁的青光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青光,让这面简直是晶莹到极致的镜子却并不透明。

    时间如同倒流,倒流回两年多以前的那一个夜晚,许广陵刚和大傻佳公子两人分别,自抚仙湖回来,然后,拿起了刻刀,再然后,一道青光,扑入了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原来,你在这里!

    许广陵有一种如释重负,似一道谜终于揭开了谜底,又有一种如对故人久别重逢的惊喜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是当初的那道青光,或者说眼前的这面“镜子”,成就了他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面镜子,且不说他能不能与章老先生相识,最算能,最了不起的情况,也就是他最后成为一代医道大宗?而永远都无法窥见关于“大宗师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更无从走上这条道路。

    许广陵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,看着呈现在心神中的这面简直是占据了大半个天空的镜子。

    无数云彩一样的东西,在这面极致晶莹的镜子中流动,或者说流过,从不知名的彼端而来,流过镜子的左边,进入镜子后,流到右边,然后再次流向不知名的另一个彼端。

    仿佛这面镜子,只是无尽天空中一个小小的窗口,呈现着天空中流过的云朵。

    那些云彩,或明或暗,或聚或散,或大或小,或疾或缓,许广陵看了好半晌,总计已有约几万朵的云彩从眼前飘过,却居然都没有发现任何一点重复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许广陵的心神凝注着这面镜子,轻轻“问”着。

    他是在自问,或者说,近乎于无意识地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完全出乎许广陵意料的情况发生了,镜子中流溢着的无数云彩一样的东西瞬间消逝一空,然后,镜子的正中呈现几个大字,还是中文简体字:

    “鉴天镜”。

    许广陵有点发傻。

    任他再怎么大宗师了,眼前的这一幕也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这居然是可以与他产生互动的……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生命吗?”愣了半晌之后,许广陵终于稍稍回过神来,继续通过心神这般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”。

    镜子中的回答没有半点延迟。

    几乎是,许广陵心神刚动,它便瞬息响应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意识的?”有意识的非生命体?许广陵想象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没有”。

    没有?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能够回答我的话?”许广陵产生了相当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你是在戏耍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。

    许广陵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,微微凝思了半晌,继续问道:“你对我有害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家”。

    许广陵再次一愣,“回家?你的家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永恒之域”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陌生的信息,“这世间,有永恒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其实许广陵知道,有的。

    生命会生、成、破、灭,非生命一样会生、成、破、灭。

    一棵小草是这样,一棵大树是这样,一只猫是这样,一个人也是这样。一粒沙子是这样,一块石头是这样,一个星球是这样,一个宇宙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一切有形皆破败。

    但在有形背后的,组成了小草、大树、猫、人、沙子、石头、星球、宇宙……的那个东西,它是永恒的。

    至少在许广陵当前的理解中,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有”。

    镜子这般呈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去,怎么回到那永恒之域?”许广陵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”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带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生命树”。

    “生命树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生命树,万劫不磨”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找到它,然后把它送给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融合它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才能找到它?”

    “鉴天镜,诸天尽览”。

    “鉴天镜,诸天尽览。生命树,万劫不磨。你们是兄弟俩吗?”

    鉴天镜的回答,第一次出现了迟顿,甚至迟顿了足有好几秒的时间,才显示着:

    “是”。

    但才刚显示,它又变换成:

    “不是”。

    许广陵再次被它耍愣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还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不是。”

    它这次的回答更绝。

    不过许广陵却醒悟过来,“你们是一对的、相因的、相承的、相成的……但并不是兄弟、姊妹、配偶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诸天尽览,你这么厉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览?”

    几乎是许广陵才问着,呈现在他心神中的内容便来了个大变样。

    鉴天镜不见了,鉴天镜下方的七颗星星也不见了,连这整个天地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此际,呈现在许广陵心神中的,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景象。

    无名山!

    就是他现在站着的这座山!

    但是,再详细不过了!

    许广陵对这座山是非常熟悉的,虽然还具体不到一草一木、一土一石,但具体到绝大部分草木,以及一小部分土石,却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心神几乎略一查探,许广陵便发现此刻呈现着的,正是真实的外面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,这呈现却只到山脚,连那山脚远处的蒲公英带,都只呈现了一半进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景象呢?”

    “不能呈现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你不是诸天尽览吗?你说你能尽览整个大海,结果现在是连大海里的一个小水滴都显示不全?”

    “和我无关”。

    “那和什么有关?和你无关,那是和我有关咯?”

    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很low,所以才导致你不能尽情发挥?”

    “yes”。

    “You are so honest。”

    “Thank you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有意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感谢“至方”的推荐票支持。

    感谢“白云山上白云仙”的月票捧场。